誠信、專業、高效的十年本土品牌網絡公關公司
以誠信的態度、專業的策略、高效的執行,維護和提升品牌核心價值
咨詢熱線:+0755-2639 8910????+微博+招聘
亚洲综合ee444
HOT NEWS
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公關資訊 > 危機公關

雍正王朝:百官力保兩位罪臣,雍正演繹教科書式危機公關

發布于:2022-01-21 12:18來源:小紅妹 作者:小紅妹 點擊:

看過《雍正王朝》的朋友,必然會對劇中雍正皇帝的扮演者唐國強老師精彩的演技所折服,其真摯的情感以及對人物個性的準確拿捏,不禁讓人拍案叫絕。

然而,唐國強老師出演《雍正王朝》中雍正這一角色的過程并不順利,除了幾經波折依舊毫不氣餒的極力爭取外,其對于雍正在“人格上孤獨”、“情感上孤獨”、“精神上孤獨”、“行為上孤獨”、“追求上孤獨”這樣“極端獨孤個性”的充分理解與感悟,更是感動與震撼了所有人,而這也使得唐國強老師所飾演的雍正形象能夠深入人心,至今仍被奉為經典中的經典。


回到《雍正王朝》的劇情之中,細細品味雍正的這份“孤獨”,我們不難發現,所謂的孤獨,并不僅僅是其身處帝王之位的那份“孤家寡人”般的寂寥,同時更是在強敵環伺、政敵對手虎視眈眈的“逼迫”下的不得已而為之。

而這其中,最讓雍正感到這份帶有苦澀與郁悶之感的“孤獨”,便是眾位朝臣對于罪臣諾敏與張廷璐所進行的求情保奏,這一事件的發生除了讓雍正感受到了八阿哥胤禩等人“亡我之心不死”的緊迫氛圍的同時,也感受到自己處境的孤寂與艱難。

只不過,在如此困難的局面下,雍正依舊頂住了壓力,展現出了當仁不讓的果敢與堅決,而這也成為雍正穩坐皇位之上,進而對百官形成有力震懾與強大威嚴感的重要轉折點。


剛剛登基的雍正,隨即在諾敏與張廷璐兩人身上,遭遇了“滑鐵盧”。

康熙去世后,雍正算是有驚無險的登上了皇位,可他要面對的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爛攤子。

經濟上,國庫空虛,各地藩庫也盡皆虧空,看似強盛的國家已然呈現出的一副“虛晃的盛世”場景。吏治上,由于康熙晚年的過度“放縱”,再加上眾位皇子間為了爭奪皇位而不斷的結黨營私、排除異己,朝堂上早已是烏煙瘴氣,以八阿哥胤禩等人為首的“八爺黨”勢力,更是對雍正的皇位穩固形成了巨大的威脅與挑戰。而外部環境上同樣也不安穩,除了尚未徹底平定的蒙古準噶爾部首領策妄阿拉布坦的叛亂,青海、西藏地區的蒙古貴族也在蠢蠢欲動。

在這樣的情況下,雍正是非常迫切的想要推行“新政”,一改國家凋敝之狀,進而重新讓大清王朝走向強盛。


于是,雍正采取了兩項非常有針對性的措施,并且做出了兩項非常重要的人事安排。

其一,雍正任命由隆科多舉薦的諾敏為山西巡撫,并以山西為試點,志在解決國庫空虛、國家沒錢的問題。

其二,雍正決定舉辦其登基之后的第一場科舉考試,通過選拔、培養一批對其抱有忠心與感恩之情的青年才俊,充實到官僚隊伍之中,以打破當前的政治勢力格局,更好的推行新政。并且雍正還任命了上書房首輔大臣張廷玉的弟弟張廷璐為正主考,清流領袖李紱為副主考,全力籌劃、組織此次科舉。

然而,令雍正意想不到的是,這兩件事情無一例外,全部辦砸了,并且給雍正帶來了無盡的失望與憤怒。


先來說說“不貪財卻貪名”的諾敏。

諾敏為官非常清廉,并且生活簡樸清貧,但從這一點“私德”來說,是非常值得人欽佩的。但是他卻為了虛名,向山西省的富戶財主們借款,填充藩庫,冒領功勞,營造了山西藩庫幾十年的虧空終于還清的真相。

而急于求成的雍正,也在沒有弄清事實真相的情況下,輕信了諾敏的一面之詞,隨后更是貿然將諾敏加封為“天下第一巡撫”。

結果便是在田文鏡和圖里琛的徹查下,山西的弊案曝光,雍正也就這樣,因為自己的著急與失察而就此犯下大錯,被狠狠打臉。


再來說說同樣沒有涉及“經濟問題”的張廷璐。

張廷璐的罪過在于夾帶親朋同僚的考生入場,并且在得知考場出現考題泄露的情況下,盡然不去主動停止考試,如實匯報,反而對于李紱是百般阻撓。從最終的結果來看,李紱與李衛成功阻止了考試的繼續進行,這也使得張廷璐造成的影響和破壞力看似非常的有限,相比之下其罪過似乎要遠遜于給雍正造成實質性傷害的諾敏。

然而,這在雍正看來,張廷璐卻也同樣是“罪大惡極”。

前文中也說到了,雍正對于這次科舉考試是異常的看重,通過此選拔出來的官員也為雍正視為未來的希望與棟梁,可就是因為張廷璐的瀆職與不作為,險些讓雍正全盤的希望功虧一簣。所以當雍正得知科場舞弊這件事情的時候,其對于張廷璐的憤恨必然也是可想而知的。


可以說,諾敏和張廷璐,他們兩人不僅辜負了雍正的信任,并且讓剛剛登基的雍正在百官甚至是天下百姓面前顏面掃地,而這更是動搖了雍正的帝王威嚴與皇權統治的根基,以至于在雍正看來,不殺這二人是不足以“平民憤、正朝綱”的。

然而,就是在諾敏、張廷璐二人罪行昭昭且證據確鑿的情況下,朝中絕大多數官員卻選擇了與雍正“唱反調”,上疏為這二人求情,而這一切的幕后主使,便是雍正的“老對手”八阿哥胤禩。


此時的諾敏與張廷璐,已然成為了胤禩打擊雍正的重要“政治工具”。

對于雍正的登基,八阿哥胤禩始終都是不服不忿的,盡管他已經被雍正任命為“總理王大臣”,但這依舊無法撫平其內心之中對于雍正的不滿與憤恨。

伴隨著諾敏與張廷璐的相繼“落馬”,雍正登基之后所做出的兩項最為重要的方針政策也就此遭受重大挫折,這無疑給了胤禩一個絕佳的報復雍正的機會。

于是,胤禩暗中命人積極串聯,鼓動自己的舊部勢力聯合為這二人求情,而他這樣做的目的便是要給雍正永遠打打上恥辱的烙印,更是要直接動搖雍正統治的威信。


首先,胤禩籍此講一個巨大的難題拋給了雍正,一旦雍正不能很好的解決,那么此后雍正在想推行其他政策,也將就此變得愈發的困難重重。

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新皇登基之后的“三把火”,對其意義不可不謂之重大。況且還要知道,此時雍正的處境并不樂觀,朝堂上,除了十三阿哥胤祥、張廷玉、馬齊、孫嘉誠等少數絕對的擁護者與支持者外,其余大部分皆隸屬于“八爺黨”,其推行政策的難度可想而知。而與此同時,由年羹堯指揮的西北平叛之戰,又與叛軍進入了拉鋸時期,整個國家也就此背上了沉重的財政負擔。

就在這樣內憂外患的局面之下,諾敏在山西治理虧空無疾而終,張廷璐擔任主考卻差點讓雍正想要籍此選拔可用人才的目的徹底落空,這不僅是對雍正信心的一種打擊,更是對雍正在識人、用人策略上的一次極大否定。

所以,對于諾敏和張廷璐一旦處理不好,必然會留下了反面教材,以至于讓其他心懷叵測的官員們紛紛效仿,到時候必然將產生“蝴蝶效應”,進而讓雍正對于官員們的管控力減弱,新政也就此難以持續推行。


其次,胤禩便是希望借助這兩件事情,讓雍正徹底的顏面掃地。

這其中最“致命”,同時也讓雍正感到最為“恥辱”性的時間,便是雍正在沒有經過任何調查的情況下,輕信諾敏的一面之詞,就將其譽為“天下第一巡撫”??梢哉f,此時的雍正對于諾敏的恨意用咬牙切齒來形容都是不為過的。

可八阿哥胤禩偏偏在這個時候,組織官員們紛紛力保諾敏,無疑是要用保全諾敏的方式,來讓雍正永遠的背負這個恥辱性的名聲,從而在日后每每談及此事的時候,都會對雍正形成極為負面的影響,而雍正的帝王威嚴也就因此被大打折扣。


再次,這無疑也是胤禩等人,在給雍正一個下馬威,讓其明白自身的境遇。

雖然雍正是“九子奪嫡”的最終勝利者,進而成為了大清王朝的皇帝,然而,這個皇帝的地位并不穩固,甚至已然淪為了徹頭徹尾的“孤家寡人”。因為在雍正的周圍,絕大多數官員對其的態度并不是認可與輔佐,而是在找尋這機會,看他的笑話,或者說官員們與雍正之間是一種離心離德的狀態。

而這不僅是對雍正士氣與信心的一次重大打擊,更是會讓雍正認識到其被“孤立”的處境,感受到推進新政的艱難。與之相反的是,八阿哥胤禩等人以及那些依附于其的官員們,也會因為這樣對抗雍正的“勝利”,而重拾斗志,屆時雍正的處境將更加艱難。


由此可見,此時的諾敏與張廷璐的對錯與否已經不再重要,造成的影響力與破壞了也無人再去追究,因為他們二人已經徹底淪為了政治斗爭的工具,被八阿哥胤禩等人拿來大做文章,希望籍此實現對于雍正的打擊。

然而,令胤禩意想不到的是,雍正不僅成功化解了眼前的危局,并且用一系列“驚人”的舉動,重新奪回了主動。


面對危局,雍正上演教科書般的危機處理藝術。

與胤禩爭斗了幾十年的雍正,不可能不知道其是百官力保諾敏、張廷璐的背后主使,也更加清楚這件事情的利害關系。

于是雍正索性來了一手“將計就計”,成功化解了這場危局。

其一,雍正對于自己的過錯絲毫沒有避諱,甚至敢于在當庭廣眾之下,勇于承認了自己的錯誤。這樣一來就使得雍正瞬間重新掌握了局面的主動權,也使得胤禩等人想要籍此要雍正顏面掃地的目的就此落空,因為雍正已經主動舍棄了顏面,直面錯誤,更是以此樹立了其敢作敢當的正面形象。

其二,對于胤禩等人暗中進行串聯暗示的事情,雍正只字未提,而是將所有矛盾的焦點轉移到了隆科多與張廷玉的身上。畢竟諾敏是隆科多推薦的,張廷璐又是張廷玉的弟弟,這樣一來,雍正將關注點進行了分散,同時將矛盾擴大化,在為自身爭取到了利益聯盟的同時,也將在弱化對于其自身的負面影響。

其三,雍正“軟硬兼施”、“剛柔并濟”,將整件事情最終做了蓋棺定論。所謂“軟”和“柔”,便是在百官面前,以下跪謝罪于天下的行為與態度,與朝臣們建立了同理心,從而將問題的焦點再度進行了轉移與上升。而在這樣的情況下,緊跟著體現了自己的“硬”與“剛”的一面,那就是力排眾議,堅決要將這二人予以處死,并且還要所有的官員到現場觀刑。


如此一來,雍正不僅用勇于擔責的方式,展現了自身的氣度與品格,同時,更是用自身的果斷、剛毅、強硬和決絕,給朝堂上的官員以極大震懾。這一正一反的劇烈反差,瞬間讓所有官員在欽佩之余,對于雍正也會產生深深的懼怕之情,而雍正也就此成功化解了這場危機,讓八阿哥胤禩等人的“陰謀”沒有得逞。


雍正在朝堂上談論諾敏與張廷璐案件的劇情,絕對是整部《雍正王朝》中最讓人心潮澎湃、熱血沸騰的劇情之一,尤其是雍正的情感由柔到剛,態度由委婉到強硬的轉變,給人以無比的震撼。而這其中,除了展現了雍正的果然和堅毅外,卻也不襯托著其內心的“孤獨”與無奈。

每每觀看至此,除了對于雍正堅強的意志品質的肅然起敬之外,更是對雍正處理危局與進行“危機公關”的手段方式深感佩服,而這也值得我們更加仔細的去思考與回味。


------分隔線----------------------------
------分隔線----------------------------
回到頂部


ADD.:中國 廣東省 深圳市 南山區 前海路 諾德國際 5A12
TEL:+0755-2639 8910
MOB.:+189 2342 1828
WeChat:18923421828
QQ:6001387 / 29730751
Email:service@onrmedia.com
P.C.:518000